2022年8月17日 星期三 02:22:53
  
  农历:二〇二二年 七月 二十
中国建设律师网
网站首页 | 曹敏律师 | 纪检监察 | 工程诉讼 | 业务范围 | 办案经验 | 工程索赔 | 联系我们
北京建筑工程律师 更多>>
/product_list.aspx?T=T&id=0
    北京建筑律师曹敏,在建委,开发,施工,设计,监理,质检,质量,鉴定,检测,招标,审计,结算单位工作二十年,注册建造师,造价师,监理师,懂专业,丰富经验,法律顾问,专业建筑律师!
    北京建筑律师曹敏,在全国各地办理了大量施工合同,工程欠款,工程质量纠纷案件,能把工程和法律有机结合;不按常规套路出牌;擅长疑难,复杂,冤假,错案;综合法律,纪检,监察处理案件!
律师收费标准
    1、按诉讼请求数额(1-10%)收取律师费,具体协商处理;
    2、旅差费另行计算;
    3、现场勘查、咨询费协商处理;
    4、一审、二审、再审、抗诉、执行等阶段费用协商处理;
中国建设律师网
中国建设律师网
律师常用工具 更多>>
律师联系方式

热线:15801061959;

电话:15801061959;

微信:15801061959;

邮箱:1975762008@qq.com

律所:北京市博圣律师事务所;

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外大街11号华府景园C座403;邮编:100080;

证号:11101201010351043;

当前位置:首页→基本信息北京建设工程纠纷案律师事务所申诉纪检监察【案例】北京建筑律师燕郊楼市“一场梦”:咬牙割肉离去,就当花150万“租”两年房
 【案例】北京建筑律师燕郊楼市“一场梦”:咬牙割肉离去,就当花150万“租”两年房 北京建筑工程律师网为您提供最专业的【案例】北京建筑律师燕郊楼市“一场梦”:咬牙割肉离去,就当花150万“租”两年房 服务
【案例】北京建筑律师燕郊楼市“一场梦”:咬牙割肉离去,就当花150万“租”两年房
okok燕郊楼市“一场梦”:咬牙割肉离去,就当花150万“租”两年房

“没有下车的机会了,如果想要把跌掉的房款补平,只能期待着燕郊的楼市能够回到2017年初期的高点。”陈茗(化名)说。买房、贷款、断供,折腾了一圈下来之后,陈茗发现,自己相当于是花费了150万“租”了两年房子。

近期,有多位网友在社交平台上分享了环京购房后断供的经历。《华夏时报》记者采访后了解到,断供的购房者多数在环京楼市的价格高点购入房产,并且杠杆较高。随着环京楼市的下行,购房者发现,房价甚至接近腰斩,拍卖价都难以抵贷款金额。

“断供”

陈茗把4年前做的那个决定形容成“一场豪赌”。“假如能回到过去,假如能预料收入会下降,假如能判断房价走势,我不会再买下那套房子了。”陈茗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说。

签下贷款合同的那刻,陈茗没想到未来自己会“断供”。2017年,恰逢燕郊楼市价格高点,陈茗看中了燕郊一套房源。“那个时候买房和现在不一样。现在买房,中介和楼盘销售一天一个电话,劝你来看房。2017年的时候,中介直接就说,当天得确认,房子一天一个价,根本不愁人买。”陈茗对记者说。

房屋总价240万,陈茗贷款120万。“如果工作不出问题的话,其实这个贷款对我而言是没有什么压力的。”但转折点来得非常快。工作和生意出现问题,陈茗每个月稳定的“现金流”断了。“算起来贷款还了1年多,14万左右,然后就没办法继续支撑月供了。”陈茗说。

曾是创业者的陈茗深知“断供”意味着什么,被列入失信名单会让他无法乘坐高铁飞机、无法再从银行等金融机构获得借款,然后生意则更难有所起色,陷入一场“恶性循环”。银行没有给陈茗缓和的时间,断供、拍卖、执行,陈茗失去了高价买来的房产。

“现在我也是处于被限制消费的状态。可能很多人觉得房贷还不起了,直接断供走程序就行了。其实这个过程很漫长,中间还有诉讼环节。的确是到了没办法解决的时刻,断供对于我而言是最差的那个选择。”陈茗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说。

拍卖价不足贷款价

2021年年初,一则燕郊天洋城房产“免费赠送”的消息刷屏。该房产的产权人表示,贷款还剩余70多万元,只要买家帮助还清剩余贷款,则房产可以“赠送”。陈茗看到过这条新闻,他说:“环京的很多房产其实现在价值都不及当时的贷款额。简单说,就是买房子还赔钱了,这是‘割肉送房’的根本逻辑。”

“断供,然后要拍卖的时候,我心里想着,拍卖的价格高,然后还完贷款,也许还有一点房款能到我手里。”陈茗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。但陈茗没想到,燕郊房产的二级市场实际上早就“变天”了。

陈茗的房产拍卖价格还不足105万元,加上尚未还完的贷款以及需要追缴的诉讼费,陈茗最终还欠银行近30万元。“首付款,再加上最后还欠银行的30万,可以说,我花了近150万元,租了不到2年的房子。”陈茗说。

“最起码算是‘上岸’了,还有比我欠得更多的。”陈茗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说。记者注意到,近期,社交平台上流传着一张燕郊断供者的口述。该用户发文表示,2017年花费426万元在燕郊置换了一套140平米的三居室,贷款金额298万元,每月月供16800元。4年的时间内,这位用户偿还贷款近81万元,由于种种原因,已经断供7个月。

文章显示,这位用户收到了法院判决书,发现自身在4年内偿还的81万元贷款中有64万元是利息。这也意味着,房屋贷款总价为298万元,但4年后仍有282万元的贷款本金没有偿还。

“之所以选择断供,是因为就算是卖二手房,也只能卖240-250万元。卖完房子,偿还贷款,算起来还是倒欠银行40万。”这位用户在社交平台表示。如此计算,这位用户算是花费了170万元“租”了4年的房子。

低位横盘四年

“我赶上了燕郊限购的末班车,但没想到又坐上了过山车。”陈茗向《华夏时报》记者形容自己在燕郊购房的心路历程。燕郊作为北京的卫星城,承载着北京大量外溢的住房需求。由于北京执行严格的限购政策,且房价一直巨高不下,不少人选择在燕郊或者其他环京城市置业。

谈及到在燕郊买房的原因,陈茗说:“我是看着燕郊的房价起来的,从几千一平到近4万元一平。那个时候在北京还不能买房,我需要一个属于自己的住处。去燕郊看楼盘,买房的人特别多,很多人看到了合适的就买,都不怎么考虑,大家也包括我,都觉得燕郊的房子还会涨。”

没有人预料到,限购政策会突然到来。2017年6月份,也就是陈茗刚刚购房4个月之后,燕郊开始实行严格的限购政策,非本地户籍居民家庭在当地购房需要缴纳3年社保或纳税证明,限购1套住房。这个政策,把许多购房者挡在门外。

市场温度降得非常快。有机构提供给记者的一份数据显示,2020年,廊坊的房价较2017年4月份高点跌去46.9%。“我也是在2017年年初买的房子,是自住刚需。跌去的房价加上银行贷款利息,算起来赔了好几十万。不过因为是自住,也不能卖,所以我现在也不去看市场行情了,不炒房就是了。”一位燕郊的业主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说。

“房价大幅下跌,加上贷款人自己的经济情况不佳,这是断供的主要原因。很多业主选择断供是希望能够补平亏掉的房价,但最终发现,加上贷款利息和各种诉讼费,最后都是割肉离场。”从事法拍房工作的王欢(化名)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说。

王欢感知到了燕郊楼市的“寒冷”,因为他接触到的燕郊法拍房源在近年来有增多的趋势。阿里拍卖显示,2021年3月份至9月份,半年的时间内,燕郊有185套房源进入拍卖阶段。“个人断供目前来看不存在普遍现象,断供的比例不高,有很多是企业破产然后拍卖房源的。”王欢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。

“假如在2016年买房的话,我也许还有止损的机会。但就是买在最高点了,连回头的机会也没有。”陈茗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说。环京楼市的确走出了“魔幻行情”,价格高幅增长,然后腰斩,但已经近4年,环京楼市的价格一直没能回弹。
“燕郊只是环京楼市的一个缩影,的确有很多购房者都期待着楼市能够回暖。但正如现在的市场表现一样,连最有机会回暖的燕郊都一直横盘,其它城市的机会更少了。至于大家热议的‘环京概念’,刚需可以上车,但如果炒房,这个板块有亏损的风险。”王欢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说。

网站首页 | 曹敏律师 | 业务领域 | 法律法规 | 工程工期 | 工程欠款 | 工程结算 | 招标投标 | 工程犯罪 | 工程质量 | 联系我们
北京建筑律师 | 北京建筑工程律师网 | 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 | 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 | 中国审判流程信息公开网 | 中国政府网 | 国家监察委员会 | 全国人大网 | 最高检察院网 | 最高法院网 | 北京房地产律师 | 北京建筑工程律师手机 | 快速申请